大同新聞網

光影流年 世界云岡

 云岡石窟是世界文化遺產,是北魏文化結出的豐碩成果,是厚重古都文化培育的精致杰作,是多彩經典藝術凝結而成的文化寶庫。古往今來,凡是在云岡石窟留下足跡的中外名人,無不對這石窟藝術發出由衷的贊嘆。從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描述的詩意盛景,到如今參觀云岡石窟的中外名人深深慨嘆“大云岡、大手筆”,云岡石窟始終創造著一個又一個文化奇跡。

  連日來,云岡石窟再一次刷屏世界。在中法建交55周年之際,“光影流年——中法友好故事會”在巴黎隆重舉行,其中“戴高樂與蓬皮杜家族的中國情緣”以影像的形式,向中外嘉賓呈現出被歲月塵封的中國往事。

  我們知道,46年前,法國前總統喬治·讓·蓬皮杜的中國之行,首站是云岡石窟。談起這段往事,大同磚雕第六代傳承人盛向東依稀記得,那時,街道兩旁舉著鮮花列隊歡迎的是小學生,他那時雖然只有16歲,但親眼見到大同來了這么大的“官”還是讓他心里有一絲小激動。在他看來,云岡石窟造像藝術進入國際視野,大同的知名度也會越來越高。一輩子和“磚”打交道的他,從那時開始,就有意無意地關注云岡石窟,關注和云岡石窟有關的原煤雕刻。以云岡石窟為題材創作的許多原煤雕刻作品曾受到國內外游客的青睞。

  今年62歲的朱孟麟是國家金牌導游員,關于蓬皮杜的故事,朱孟麟時常聽長輩們提起,至今家中還收藏著當年的報紙。在文字影像和朱孟麟的記憶里,一段往事再次浮現。“那是1973年9月14日夜,蓬皮杜總統在周恩來總理的陪同下,坐上北京開往大同的火車。9月15日早晨,在火車上經歷了十幾個小時后,蓬皮杜一行在民眾敲著鑼鼓、扭著秧歌夾道歡迎中走出大同火車站,穿過109國道徑直來到云岡石窟。蓬皮杜總統和周恩來總理被上百名中外記者夾在人群里,從云岡石窟第20窟大佛一路向東走去,大概參觀了一個小時左右,就起身回大同賓館休息了。”朱孟麟說。

  朱孟麟說,1973年,周恩來總理在陪同蓬皮杜訪問云岡石窟時,曾對云岡石窟的十年修復規劃提出要求,“十年太長了,云岡石窟的維護工程要三年搞完。”在原云岡石窟接待室(現周總理紀念室)休息時,周恩來總理對中外記者宣布云岡石窟三年維修工程的決定。三年后,云岡石窟的保護工程如期完工。

  在大同賓館舉行的午宴中,蓬皮杜對云岡石窟贊不絕口。新華社在當日刊發的新聞中這樣轉述,“云岡石窟毫無疑問是世界藝術的高峰之一,它表明你們的創造精神,是貴國文化遺產對世界最優良的貢獻之一。”

  多年來,云岡石窟保護工程受世人稱贊。從“八五”維修工程,到109國道改線,再到與美國、德國等保護研究機構的合作,云岡石窟的保護一直在路上。1998年,中國投資2.6億元人民幣將109國道改至云岡后山,原先運煤車粉塵對石窟的危害不復存在。2008年,一條寬闊的云岡旅游專線連接著千年古都和北魏石窟。

  如今,云岡石窟研究院將接待室恢復原狀,辟為周總理紀念室。他們從大同市淘來一批上世紀70年代的物品充實展館,并向游客滾動播放當年的新聞紀錄片,緬懷那段令人難忘的日子。2017年春天,著名作家王蒙前來參觀時,睹物思人,感慨萬千,欣然為周總理紀念室題寫匾額。

  時隔44年后,2017年10月20日至23日,喬治·讓·蓬皮杜之子阿蘭·蓬皮杜攜夫人來到云岡石窟參觀考察,這一行,阿蘭·蓬皮杜不僅重走了44年前父親的足跡,更促進了中法兩國的文化交流。曾在法國一家報紙擔任過記者的大同籍文化人傅煜東對記者說,一次采訪讓他結識了阿蘭·蓬皮杜,阿蘭·蓬皮杜的云岡情結令他十分感動。在2017年云岡之行中,阿蘭·蓬皮杜曾站在云岡石窟館藏油畫《周總理與法國總統蓬皮杜在云岡石窟》前注視了好久,仿佛在回憶父親當年在云岡石窟時的情景。當阿蘭·蓬皮杜看到宏偉的云岡石窟造像時,不由得連聲贊嘆。

  云岡石窟與法國的情緣延續了46年,“光影流年——中法友好故事會”又向國際友人講述云岡故事,這對云岡石窟研究院院長、云岡石窟旅游區管委會主任張焯來說,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云岡石窟是大同的,更是世界的,隨著“大云岡”規劃的有序推進,云岡石窟大景區正在朝著國際一流全域旅游目的地邁進,同時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關注云岡石窟,研究云岡文化,從而形成具有大同特色的“云岡學”。


-----------------------------------------------------------------------

關于我們 網站運營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2008-2015 大同日報傳媒集團 版權所有 山西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號:14083031 晉ICP備05004450號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删除